初夏夜

因为外面晾着衣服懒得收进来,还要半夜起来夜观星象,看看晚上会不会下雨,懒癌晚期。

  这样闷热的天气很难睡,令我想起鲁迅笔下广州的燥热天,不知布村哪里有卖“水横枝”?一段木头放在水里,便会长出青葱的树叶,虽不能吸收多少热气,但看着会觉清凉许多。《穆斯林的葬礼》中,喜欢鲁迅的楚老师也在宿舍养了一盆,作者如此写,足见很多人和我一样,读到鲁迅描述的水横枝就被它吸引。细想来,那篇小引的文字极为朴实,一笔代过的‘水横枝’却画龙点睛一般让人过目不忘。似乎鲁迅先生的散文都是在用平凡的文字,写出的故事让人读了多年后都印象深刻。我至今仍记得小学时读的课文《孔乙己》,始终想吃一口鲁镇的茴香豆配温热的酒,那香味好像总飘在离我不远不近的地方,仿佛再凑近一点就闻得到。

  布村的夏天虽热,却过于安静了。没有蝉鸣,没有熙熙攘攘的夜市去吃,不知每家的灯火下都发生着怎样的故事?如果我有一双透视的眼睛,必定看得到交错纵横的WIFI和手机网络将人们连接起来,可它于肉眼是无形的,实际上它将人与人的间隔随着网络的提速也变得越来越远。

  记得爸爸说小时候在四川,奶奶买了十只母鸭崽想养大了每天有鸭蛋吃,结果长大后才发现被人骗了是十只公鸭。后被门夹死一只,剩下九只天天呱呱叫,跟着他们屁股后面排队走。夏天拿出大水盆放在院子里,它们就跳进去玩水,把头扎进去水溅得到处都是。小时候听爸爸讲的,现在还记忆犹新,可能是我很羡慕那一种童年吧。如果时光倒退带我去到那里,此刻的我必会坐在院子里看星星乘凉,一边同家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,一边跟小鸭子玩耍。

  夏天的到来意味着夜晚要变长了,该找个事情来做才不会觉得浪费掉。或者把固定的学习时间挪一些到晚上,兴许一下子就睡着了,省掉许多美容的花销。

  这对我来说是夏天的第一个夜晚,The first night of this summer,晚安!


 
 
评论

© 王小芒 | Powered by LOFTER